小蓖麻

哪里粮多站哪里,古典cp爱好者

唉,整容是无止尽的。刚整完又想整一次,总觉得不好看。

人鱼小姐姐
明明啥都看不到了但是因为人鱼尾是鞋所以不能保存套装。。。头痛

星夜的人鱼
人鱼尾居然是鞋。。。也是很服气了
像是大海之中冒出来的被崇拜的人鱼之类的?

美杜莎。。。。
然而美杜莎会住在这种类似王城的地方吗。。。。和弓有什么乱关系。。。
我觉得关于伪娘和美杜莎是个玄学(

《战场上的圣诞节》里面Jack要谈判被世野井拦住时,世野井对Jack拔出刀时的那段音乐。感觉真是应景极了。“如果你打败了我,你就可以离开了。”对于刻画世野井矛盾的内心,音乐起的作用很大。

【狡槙深夜60分】reinforcement

Yuu from 偽人間:

第一次参加,深夜当然是复习的最佳timing,相当短的文,故事性约等于零

 @刀与枪与麦田 



“狡啮,你对于巴浦洛夫的行为理论有什么看法?”

“狗与铃铛的实验吗?”狡啮慎也坐在窝棚的入口努力地想把脚上的棉鞋扒下来,这种天气下的临时居所里气温必然是零下了,抬头看一眼坐在角落里只穿着薄衬衣和单裤的白发鬼魂,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一丝嫉妒。

“用食物作为媒介的话,将铃声变为一种使狗分泌唾液的刺激,按行为学派(Behaviour approach)的理论,同样方法适用于哺乳婴儿的亲子关系。”

“人是可以被’培养’的,是吗?”

“是的,不难想象如果将这个规律拓展到社会层面,只要领导者将统治方针明确,通过传统行为训练(classical conditioning)根植进民众思想的话……”

“以韦伯的理论,理解与掌握群众的行为轻而易举,”狡啮结束了与棉鞋的斗争,窝棚的面积相当小,走半步就到了床前,而床几乎占了棚子的大部分面积,事实上,为了找一个看起来不那么惊悚的位置坐(不是漂浮在空中),槙岛是蜷在床上的书堆里的。

“你不觉得,这正是希贝尔系统的目的吗?”
“如果是说统治民众的话,希贝尔早就做到了这一点,用更为强硬且有效的方式。”

“的确,不过不可否认系统的存在使得人们的可塑性被动提高了......”

槙岛罕见地收了声,狡啮并不在意,继续与被冻住的汗湿外套斗争去了。

维持相当一段长时间的安静在狡啮看来是这个窝棚里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以至于他摆脱外套的束缚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是浑身不自在。

缩在他面前的鬼魂无比投入地欣赏着他带来的画。那是游击队的一个画匠的作品,被叫做《萨伦镇的罗伯特上校》(注)。

沉默了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槙岛终于舍得抬头了,“也就是社会拥有如此容易控制的民众才使得表面上的和平得以维持,只比奥威尔的假设略显民主与科学,并不能摆脱其为群众洗脑的本质,不过是看起来像个完美无缺的存在罢了。”

“你知道吗?”狡啮充满惋惜地开口,“你要是一直像刚才那样闭嘴,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存在了。”

槙岛咳了一声以掩饰走神的尴尬,“巴浦洛夫的理论对我这么一个知识完备到一定程度的人来说是没什么用的,硬要说的话,比起夸奖我还是更希望你在我看书的时候帮我翻页作为强化反应(reinforcement)呢。”

“哦,那是不太可能,”狡啮回答,“我还以为你之前的长篇大论都是有意而为呢。”

“什么意思?”

槙岛再次从眼前那幅画上抬起了头,马上又像回想起了什么似的低了下去。

游击队员们表示今晚的狡啮指导员终于没说梦话简直太好了。


注:此人是第一个在美国引进并推广食用番茄的人,曾在法院门口公开吃十个番茄以证明番茄没毒且可以食用。(传说)



文中英文在被翻译成中文的过程中可能有误,毕竟是我自己的任性翻译(你走

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这货只是在复习的时候开了脑洞

遁走~

嘘,我在冥想呢

话说其实喵的咕噜声是可以加速骨骼愈合的,所以喵咕噜可能也是猫冥想~

哼大大我还是觉得易大师像喵~ @我和剑圣订了婚 

亚索喵正在画。。。。争取让俩喵同框吧